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午後的女教師

午後的女教師

高三的夏天,充滿著無謂的悶熱以及即將面臨大考的緊張……

「在這種時候了,你還考這種分數是想怎樣啊!歐豪雙同學!!」

在XX高中三年A班,一名有著姣好身材的女教師大聲的咆哮著

而我,歐豪雙,也就是正被她罵著的當事人,看著因為憤怒而漲紅臉的老師

冷冷的說著:「反正現在大學的升學率早就超過了100%,就算我再怎樣考

不好也一定會有大學唸,老師,妳何必管我那麼多?」

「你……你還敢狡辯!要知道現在社會景氣越來越差,像你這樣子的人,等你

從大學出來之後一定就邁入了失業的人群,既然這樣還不知努力?現在的小孩子是

怎樣?完全不知道什麼叫替未來打算嗎?

歐豪雙!放學後給我留下來,我要好好糾正你那偏差的價值觀!!!」

「好好好,真是的……」

放學後,老師把我帶到了教職員辦公室,開始了千篇一律的訓話……

不知不覺中,太陽落下了地平線,可是老師的訓話卻還沒結束……

「歐豪雙?歐豪雙!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真是的,整天在學校混吃等死,滿

腦子想的都只有漫畫和小說,你們到底是想怎樣啊啊啊!蛤?真是的,罵你這個不

知恥的傢夥罵到全身是汗…..」

隨著話聲結束,老師脫下了身上的薄外套,在我面前露出了外套底下的無袖襯

衫和……就我略估大約E罩杯的豪乳,看著隨著老師激動的語氣和動作而不停晃動

著的巨乳,我原本就不怎麼專心的神智又更加的飄散了

「所以我說啊,你們這群不知青紅皂白的小鬼,真是……歐豪雙,歐豪雙你有

在聽嗎?」

「啊…喔,喔,有……有啊」

「那你說,你要怎麼辦」

「呃,這個嘛……我不知道」

「所以啊,你們這群兔崽子……」,突然間,意外發生了!

只見原本還在滔滔不絕的老師,突然就倒了下來,臉龐上帶著不知是因為生氣

還是其他原因造成的紅暈

「老…老師?妳沒事吧?」

「我…我的頭好暈,身體好像被火燒了一樣…啊~」

看著現在這樣嬌弱的老師,我心中的邪惡想法開始湧現:「既然她現在不舒服

,那趁現在向她做點什麼來彌補我這個下午的損失也不為過吧!」

或許是察覺到了不安,又或者是我的表情透露出了些什麼,老師的臉龐開始出

現了扭曲:「歐豪雙…歐豪雙同學,你現在想幹什麼?」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這種表情只會讓我更加的興奮,但是我壓抑住了這份衝動

,裝成若無其事的說:「老師妳不是不舒服嘛,現在又這麼晚了,我這個做學生的

,當然要想辦法幫幫老師啊。」

「是,是嗎?那你幫我把桌上的包包裡的手機拿給我,我自己叫計程車,還有

,今天的訓話就到這裡為止,明天還是要好好加油啊!」

看著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不舒服,但仍然不想在學生面前示弱的老師,我掩飾

掉心中的嘲笑,裝成一付好學生的樣子,慢慢的把手機從包包裡拿了出來

但是,我「突然」一個不小心,滑了一跤,而那不幸的手機,自然也就成為了

我體重下的犧牲品

看著被壓到連螢幕都出現了碎痕的手機,我轉頭裝作很抱歉的向仍倒在地上的

老師說:「老師,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地上有箱子,妳的手機……」

老師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也不知道是因為不舒服還是因為對我的笨手笨腳生

氣:「算,算了,那歐豪雙同學你先扶我到那邊的沙發上,我先躺著休息一下」

「喔……那可不行喔,妳這個臭婊子!」隨著我的話聲結束,我撲向了現在仍

動彈不得的老師,用蠻力將她抱起,再狠狠的丟到沙發上

「歐豪雙!你……你想做什麼?我…老師要生氣了喔!」被我突然間像是變了

個人似的舉動嚇到了的老師這樣大吼著……

「我想做什麼?哈哈哈,當然是把妳平常欠我的趁現在好好地討回來啊!另外,突

然全身酸軟無力妳不覺得奇怪嗎,其實是我在你剛剛喝的水裡下了迷幻藥啊,妳這

個笨女人!哈哈哈哈!!」

我照之前看過的小說情節邊扯了個謊邊像那個主角般流露出了凶惡的態度

看著我凶惡的表現,老師故作鎮定的說:「歐豪雙!別再騙人了,你玩這樣的

把戲不覺得無聊嗎?快點回家吧,老師休息一下就會回去了。」

我就這樣看著好像鎮定無比,但是呼吸卻異常的急促的老師,說:「既然妳不

信,那我就好好的用肉體來告訴妳吧」

說完,我蠻橫的將老師身上的迷你裙撕開,之後再將她身上的無袖襯衫慢慢的

解開

令我訝異的是,在老師的無袖襯衫和迷你裙下,竟然什麼也沒穿,看著老師羞

紅的臉,我故意大聲說:「奇怪了,老師,妳的衣服下面怎麼『啥瓏無』?

難道妳今天就是這樣子在我們這群學生面前上課??真是個變態!!」

而更令我驚訝的是,在聽完我的調侃後,老師臉上仍是帶著憤怒和抗拒的紅潤

,但是她下半身的細縫卻開始分泌出液體

在我察覺到這件事後,我故意繼續大聲的嘲笑,而老師她下半身的濕潤也慢慢

的由絲絲水滴進展到了涓涓細流,到了後面,隨著賤貨和母豬之類的詞語出來後,

更是演變成山洪爆發的地步!

同時,老師的臉色也由一開始的憤怒,慢慢的變成了看似發情的樣子,這時,

她已經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反駁,反而只是一直臉紅的看著我

我把老師的表情和反應收在眼底,漸漸的,除了言詞上的羞辱之外,我也開始

對她動手動腳起來

我一隻手揉著她那圓滑的巨乳,另一隻手則是忙著對她底下的秘密花園又掐又

挖,漸漸的,在我的魔掌下,老師不再保持沈默,開始小聲的淫叫起來:「啊…啊

啊,就…就是那裡,嗯,不對……再左邊一點,啊……等等,太刺激了啊啊啊!」

隨著老師的淫語越來越高亢,我跨下的巨龍也早已填彈完成,終於,就在老師

邁向第二個小高潮的時候,我再也按耐不住我心中的獸性,將制服長褲一把扯下,

將早已血脈噴張的陽具送入了老師那早已濕的一塌糊塗的小穴中

「嗚,好痛!!」再次出乎我意料,剛剛在我的玩弄下淫叫連連,一點也看不

出來是被學生玩弄的淫蕩教師……竟然還是處女!!!

「葉茵如,妳這婊子竟然還是處女?!」看著在我身下痛呼連連的老師,我用

著極下流的語氣說出

「是…是的,我是處女…嗚…好痛啊……」老師她現在似乎是已經豁出去了,

面對我的質問,她不到一秒內就回答了我的問題

「那妳剛剛還這麼淫蕩?我還以為妳是個超級大淫女,是個不知被多少男人插

過的北港香爐了呢,還是個處女就這麼淫亂,妳以後要怎麼辦啊?哈哈哈哈!」

再次面對我毫不留情的嘲笑,老師不再帶有傲氣,滿臉通紅的回:「雖然我還

是處女,但其實我自己本身是個超級被虐狂!我渴望別人羞辱我,輕視我,一想到

別人把我當作是母豬或公共廁所,我就會情不自禁的發情,非得要自慰到高潮5~

6次才能滿足。

在教育學生的時候也是,我每次上課都不穿內衣褲,當有風從講台吹過來的時候,

我總是會在害怕這個秘密曝光的情況下淫水一直流,也讓我爽到了極點,每次的下

課時間,我不像其他老師一樣回辦公室休息,而是會先去廁所瘋狂自慰,並把在上

課時沾到全濕的衛生棉換掉……怎樣,我就是個超級變態教師……嗚…」

等老師說完,她就這樣的在我懷裡哭了起來,看著哭的梨花帶雨的老師,我不

知為何心中竟升起一股不捨與憐惜,我擦乾了老師臉上的眼淚,說道:「是超級變

態教師又怎樣?說實在的,我比較喜歡現在在我懷裡哭泣的茵如,而不是平常用嚴

厲教師偽裝自己的葉茵如,性取向變態又如何?

這才是真正的自己啊!不要用世俗認定的常理束縛住自己;只要在不影響他人

的情況下,每個人都是自由的,大可以大方的表現出來啊!」

聽著我的話,老師慢慢的停止了抽泣,露出了笑容:「真沒想到我身為一個教

師卻還需要被學生開導呢……你說的沒錯,我一直被大部分人所認定正常的規範給

束縛了,其實我自己也知道,只是沒有人對我說過我是可以表現自己的,真的很謝

謝你,歐豪雙,來吧,你的那根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停在我的裡面呢……」

「真的沒事嗎,看妳剛剛痛成那樣…」看著老師那緋紅但仍帶著痛楚的表情,

我擔心的問道

「真是的,大人有這麼不堪嗎?痛只是痛剛剛一下子,現在已經不會痛了,相

對的,現在我感覺底下滿滿都是你的肉棒,有種很奇怪的麻癢感,好像要你狠狠的

抽插才止的了呢……來吧,我受的了的!」

看著在我身下堅決的老師,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不必要的,重要的是讓我

們共同奔向那極樂的頂點

隨著我開始緩慢移動我的肉棒,我可以感覺到老師剛破身的處女肉壁正慢慢的

蠕動著,想要讓我這初次進入秘境的入侵者迅速投降

但是我從國中一年級就開始用手指「鍛鍊」的25公分巨陽自然也不是易與之

輩,隨著我時而輕緩、時而狂野的進攻,慢慢的,早已先洩身兩次的老師先支撐不

住,迎向了第三次的絕頂!

但是我可沒有那麼容易解決,隨著老師踏上頂點,我也再次開始了較剛剛更為

激烈的活塞運動!

「嗯,等等,我才剛剛洩第三次……啊啊啊,那…那裡不行啊啊啊啊」還想說

些什麼的老師,在我的手指挑逗下,再次的燃起了情慾之火

「是哪裡不行呢?小豆子?大陰唇?還是……妳的這兩顆充血充到紅腫的車頭

燈呢??」聽著我的調笑,老師的臉更加的紅了,但是我可不會這麼容易的放過她

「真是的,茵如妳都不說,那我還是停下來,自己回家打槍好了……」

聽到我這麼說,同時還作勢要將肉棒抽出的脅迫(?)下,老師再也忍受不住的

說到:「我……我說,我說就是了,請歐豪雙同學你對我全身都盡量的玩弄吧!不

管是陰道、胸部還是……肛門,請你盡情的玩弄吧!」

聽著老師臉紅的說出這些令人害羞的詞語,如果是一般人應該早就按耐不住的

大幹特幹了吧,但是……我可沒這麼簡單打發啊

「可是,我們畢竟是師生關係說,這樣真的不好吧,如果事情傳了出去,我還

好說,老師妳可就麻煩了呢…不然,如果老師,不,茵如妳承認妳是我的性奴隸,

我是你至高無上的主人的話,那麼麻煩就會是我攬上身了呢…如何呢? 茵如? 」

聽著我這無恥的說法,如我意料中的,老師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是她下半身的

秘穴又夾的更緊了

看著老師的臉色不停的變化,顯然她正猶豫著是否要照我說的話去作,就在這

時,我下了最後的殺手鐧:「反正茵如妳本來就是個變態被虐教師了嘛,承認個主

人不是正符合妳心中的渴望嗎? 」

聽到了這句話,老師似乎終於下定了決心,只見她羞澀的將臉轉向我,說到:

「歐豪雙同學,不,是歐豪雙主人,請把茵如這個奴隸幹翻吧!」

看著老師,不,現在是我專屬的奴隸這樣說著,我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暢快,但

是……

「嗯,既然是奴隸,那就應該更服從一點,剛剛妳說的奴隸宣言還不夠呢,照

著我現在說的重說一次;『親愛的舉世無雙大肉棒歐豪雙主人,請把茵如這個正在

發情的母狗屄奴隸幹到口吐白沫,爽到上天堂吧!!』」

這時老師的臉色真的很有趣,在心中的本能告訴自己這樣自己一直欣喜期待著

的生活就會到來,但是另一方面,身為人的自尊和驕傲卻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這樣子

墮落下去,就在老師還在猶豫的時候,我再次開始了極為緩和的活塞運動,緩和到

讓她有快感,卻完全無法滿足她自身的飢渴

終於,在這樣的「柔情」(?)攻勢下,老師他終於忍受不了,臉紅的像是可以

滴出血一般的說到:「親愛又尊貴的絕世無雙大肉棒歐豪雙主人,請把茵如這個終

年發情,只要有肉棒就會忍不住撲上去的母狗屄奴隸幹到口吐白沫,爽到上天堂吧

!!」

話一說出口,老師,不,是茵奴害羞的將那發燙的臉龐埋入我胸口,完全不敢

露出臉蛋的一絲一毫

看著現在已完全服從我的茵奴,我心情大好的展開了極為高速的活塞運動!

「啊啊,那……那裡,嗯,怎麼這麼快,喔喔……頂,頂到G點了啊啊啊!」

「哼哼,茵奴,感覺很棒吧,不過……這還只是開始喔!!」說完,我的手伸

向了茵奴的陰核

「等等,連小豆子都,啊啊啊啊啊啊!」

「妳的小豆子真的很敏感呢,那就讓我試試看其他的地方感度是不是也這麼好

吧」接下來,我將原本在挑逗陰核的手再往後一勾,當場將中指插入了茵奴的小菊

花當中

「啊啊啊,屁眼,屁眼被手指插入了啊啊啊啊」就現在看來,茵奴似乎連菊門

的感度也很不錯呢!

「好了,一直被我壓在身下也很不舒服吧,現在就來換個姿勢」說完,我將茵

奴整個身體翻轉過來,改為從背後插入

「啊啊啊啊,這…這個姿勢比剛剛插的還要深啊啊啊!好棒啊啊啊!」看著在

我抽插下不停甩頭的茵奴,顯然這個姿勢比剛剛的正常體位更令她興奮

「呼呼,這種體位還有另外的妙用喔!」說完,我將茵奴的兩條大腿舉起「看

我的老漢推車!!!」

「啊啊啊啊,好……好深啊,好像已經頂到子宮了啊啊啊啊啊啊,要……要去

了啊啊啊啊」在老漢推車將我自身的體重完全用在下頂的力量下,茵奴顯然感受到

了更大的刺激

「呼呼呼,我也要射了,好好的接住吧!!我心愛的奴隸!」

「是,是的,茵奴會完全承受住主人的聖液的……不行,真的要來了啊啊啊!

高潮,我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我和茵奴兩人的一聲大喊,我們兩個同時到達了快感的最頂峰

在經歷了四次高潮後,茵奴已經完全累的像攤爛泥一般,可是我才爆發了一次

,但是考慮到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我也不好意思讓茵奴再來一次

於是,我就把腦筋動到了茵奴的一對豪乳上,看著那大而挺的E罩杯,上面覆

蓋著汗水和我們嬉戲時留下的各種水漬,同時她的下半身的桃源鄉在我拔出後流出

了精液和淫水、陰精還有破處之血混和後的半粉紅色液體,我……下半身的夥計又

再次精力煥發了起來

我輕輕的抓了抓這對豪乳,感受著那沈甸甸的質量,感覺真是舒爽無比

就在我抓住那對豪乳的時候,茵奴也跟著從失神狀態中醒來,看著我身下的小

兄弟那生龍活虎的模樣,茵奴「吃吃」的笑了起來,說到:「恕小奴失察,沒注意

到主人的聖具仍未滿足,不如小奴以此下賤之身所附有的淫賤奶子來讓主人滿足,

如何? 」

看著茵奴那俏皮的表情,我自然是不會拒絕這麼有趣的主意啦

接下來,就看到茵奴捧著那對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巨乳,緩慢而小心的包住了

我那雄風再振的肉棒,開始緩慢的抽插活塞運動,同時她的嘴也沒閒著,當從那兩

團綿密又滑順的乳峰中探出龜頭時,茵奴她就會慢慢的用那丁香小舌舔遍所有舌頭

能覆蓋的區域,同時她也觀察著我的反應,想找出我的肉槍最敏感的所在

很快的,在茵奴的柔胸與舌頭攻勢下,我再次體驗到那天堂的極樂而一洩如注

,而射出的白果醬,除了給茵奴好好的洗了個臉外,也被她全數收集了起來,並以

喜悅的表情喝下

之後,我們在休息一會後,由茵奴開著她的小March載著我們到了她家,

隨後,當然是梅開二度啦

最後,在茵奴為我努力的補習下,我成功的考上了夢想中的第一志願,同時,

茵奴也考上了那所大學附屬高中的教師,接下來,屬於我們的淫靡大學生活才正要

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