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假跟學姊

假跟學姊

??自從和學姊發生了親密關係,在想自己怎麼會這樣子,於是就把學姐即時通給隱藏,我們之間雖然很少碰面,因為其實他早就畢業了,只是留在南部沒有回家,他早上要上班,我早上晚上要上班也要上課,其實碰到的機會不多,事情發生後一星期左右,尷尬的場面必免不了,他就住在我隔壁,假日,我剛下班他也剛要出門,在走廊上我們只能用尷尬的笑加上點點頭回應對方,我不知道學姊當時後內心所想的是什麼,但是我自己告訴自己:「天ㄚ,我是怎麼了,當下只覺得早知道不要上學姐就不會這樣子。」

??經過緊張的場面之後,回到房間邪惡的思緒又出現,天使與惡魔的交戰,最後惡魔戰勝了天使,又開始回想當時候學姐享受表情及他的肉體,腦中回想學姊的淫蕩聲音,我知道自己這樣想法非常不對,性慾戰勝了理智,馬上解除即時通的封鎖,也順便打手槍,等了一個下午,不自覺的睡覺了,晚上七點左右醒來,打開電腦影幕,看到學姐說:「有人在嗎?沒有在家喔,回來的時候敲我一下...」二話不說馬上打:「不好意思,剛不小心被周公抓去練棋」。接下來的回話就不多說了...

??當時候因為第一次偷吃,內心難免會有些疙瘩,不知道怎麼去面對自己跟學姐,原來自己是多慮了,學姐也說沒想到我那麼保守,他也說結婚之前多玩沒有關係,反正各取所需,婚後想要玩應該也沒有多少機會;我知道學姊這些觀念在中國文化上,是沒辦法被接受,或許是環境變遷,連保守的自己也開始開放起來,相較其他年紀同學或許晚了些,堅持也會有被打破的一天....

??當天晚上就跟學姊展開激鬥,剛開始表現的非常生澀,沒有第一次那麼衝動,或許是罪惡感加諸在身上,畢竟背對自己女朋友亂搞一通,內心充滿了慾望的空虛感,學姐也發現我怪怪的,就問我說:「你怎麼面有難色,是不是有心事」。當然我一定會說沒有,越想心越亂,不想想那麼多就直接擁抱親吻學姊,在人最原始的欲望澆熄內心的慌亂,把潛在的淫慾徹底衝向學姐身上,愛撫了快一個小時不短的挑逗,就是不願意深入學姐最深處,學姊開始全身發騷,學弟快點....不要再讓我受不了,看到學姊淫蕩的表情,惡魔告訴我,讓他等....讓他的慾望不斷升高,學姊淫蕩的表情越來越生動,內心有說不出的快感,看著淫水不斷的流出來,用言語挑逗學姊;「想不想要小弟弟」。學姊用渴望的字眼;「快點...別再幫我愛撫,快點...」

??我把頭伸進學姊的私處,聞到濃濃的分泌物的味道,老實說,我很排斥女人的淫水,應該說不敢嘗試,除非是洗澡過後才願意用舌頭舔,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好像慾火焚身加上罪惡感的意亂情迷,舌頭狂吸狂舔,學姊用力的抓住我,不斷的呻吟,好像我們身在旅館裡,隔壁聽不見一樣,學姊越叫越大聲,越抓越用力,更刺激熱鍋上的我,在這過程學姊不知道高潮幾次(這我沒有問),突然問學姊;「你的第一次我今天要定了。」學姊恍惚的說;「隨便你,快進來...要多少第一次都沒關係,別問哪麼多。」

??這下也抱著期待又緊張的心情,開始讓小弟弟進行運作,小弟弟碰到小妹妹的時候,就說;「我慢慢的進去喔?」,學姊很敏感的緊抓住我,感情生動又豐富,確定是慢慢進去嗎?答案當然不是,小弟弟的頭一進去馬上直接衝入體內,只聽見學姊啊啊啊啊的叫,也用微弱的力氣用拳頭輕打著我,不是說好慢慢的進來嗎?彷彿聽不見學姊的聲音,學姊越打我越猛力的撞擊,學姊忍受不注僅抓棉被,又抓著我的身體,在我背上留下許多抓痕,或許是背上的痛感,更加深人類最原始的欲望,看著床上哪麼多的淫水,還真的是我的第一次讓女人留下哪麼多痕跡,淫水也溢到學姊的肛門裡,在抽插了十分鐘左右,將小弟弟從小妹妹的領土拔了出來,我就說;「可以把第一次給我嗎?」學姊就說;「快點什麼第一次?」我就說;「肛門。」

??學姊遲疑的表情,就想如果慢點可能就會被拒絕,然後直接把學姊的身體往後翻成老漢推車的姿勢,將兩根手指慢慢深入學姊更神秘之處,學姊也享受著不到兩分鐘的快感,我就將小弟弟悄悄的對準肛門,慢慢的進去,學姊就開始痛苦的叫著,拜託不要進來,我開始興奮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肛交,以往都是看圖片或是影片,沒想到這次主角變成我,不過真的很難進去,學姊開始想要掙脫,我就說;「不是說第一次都可以給我嗎?」硬把她給拉了回來,直接用強硬的手段插入,真的很緊很舒服,也聽見不間斷的痛苦聲吟,學姊一直說,「痛...我討厭你,我恨你.....」也不斷的哭泣,肛門被撕裂,緊張的越夾越緊,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學姊又哭又叫的,內心的浴火更讓燃燒到最高點,開始拔出衝入,來回了好幾回,學姊更是痛苦到不能自我,又是用拳頭敲打床上,又是緊抓的棉被不放,我快速的把學姊翻成正體位,來回的抽插,學姊也把身體縮在一起,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享受,只看到眼淚不停的掉落,最後自己也忍受不住,小弟弟更加快速猛力的衝出衝入,快出來的哪一刻,把小弟弟塞入學姊的小嘴巴,學姊不停的吸食,享受我的小弟弟,小弟弟也痛苦的噴了出口水,學姊還是使命的吸,小弟弟好久沒有這麼快活,學姊口交射入的第一次也是給了我。

??事後,我們兩個都累癱了,汗水、淚水、淫水加在一起的味道,還有肛交的氣味,我們都無視它們的存在,兩人抱在一起睡覺,學姊像個小女孩靠在我胸前,就很嗲聲的說;「你欺負我,欺負到我都哭了,以後不要跟你做了啦,人家的小屁屁,很痛耶?」開始就打鬧起來,學姊提議一起洗澡,在廁所又戰了一次...

※www.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