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同)聖邁克爾女校的百合

(女同)聖邁克爾女校的百合

我叫麻衣,是一個普通的女高中生。就讀于聖邁克爾女校。生在一個平凡的日本家庭,也過著平淡的校園生活。我的成績還算較好,和班上的人也挺混得來。也許是因爲我只就讀過女校的關係,我對男生並不瞭解也沒有什麽興趣。但我一直以來都不曉得自己的性取向。直到那天,班上來了一個插班生。

我們班都被她那漂亮的金髮所吸引了。她身高雖然較矮,穿著校服卻特別有氣質,有一張非常漂亮可愛的臉蛋,加上那頭長長的金髮,像是來自哪個名門的千金女兒似的。在黑板上寫上名字后,她禮貌斯文地對我們說“我叫玲緒,請多指教”。外表冷酷,不苟言笑的她,衹有在這時露出了笑容。自我介紹后,她被安排坐在我座位后面左邊的一個空位。午休時間,我在食堂看見了玲緒。“我叫麻衣。我能坐你旁邊嗎?”我問道。玲緒輕輕地點了頭。心想能坐在可愛的轉校生旁邊,我開心的坐下。我們一起進食,同時我也問了她很多問題,像是她之前的學校啊,家在哪裏啊,喜歡的科目之類的。對與我的問題,玲緒也衹是一問一答。“玲緒醬,不怎麽喜歡説話呢”我問到。她沒有回答。

之後我們回到班上繼續上課。當我轉頭時發現,玲緒像是在看著我,但是當我看著她時,她卻把視綫移開。我心想,玲緒是不是討厭我呢?還是我問了什麽不該問的問題?想著想著,我滿腦子裏衹有玲緒,完全沒能專心上課。放學後,下起了大雨。“啊~怎麽偏偏在我忘了帶傘的時候下雨。”我抱怨的說道。這時,玲緒給了我一把傘。“這個借你”玲緒説到。“那你呢?”我問。“沒關係,我…還有一把。”面對著玲緒的熱情,我非常開心。回家的路上我也一直在想:原來玲緒並沒有討厭我呀。

到了第二天,我把傘還給了玲緒:“謝謝你噢,玲緒醬”“嗯,不客氣”她回答。可是,玲緒臉上並不是很精神。“怎麽了嗎,玲緒?不舒服嗎?”我用手摸著玲緒的額頭問道。她的額頭在發燙。“這…你發高燒了呀!”我把玲緒扶到了保健室讓她休息。之後我一直在想,玲緒是不是因爲把傘借給了我,才一個人淋雨回家而生病的呢?想著想著到了午休時間,我也擔心她的病情,便擅自走到了她所在的保健室去。我打開了門:“喲!玲緒醬我來看你了。”

“啊…麻衣醬……哪裏…不行…”玲緒一喘一喘地呻吟著。

走進了保健室的我,映在眼前的是衣冠不整的玲緒。她一隻手抓這自己的胸部,另一隻手在撫摸這自己的私處。我的大腦努力的在分析眼前這個金髮的少女,但得出來的答案衹有一個,病床上的她確實是我班上那個漂亮、冷酷的少女。玲緒她…在自慰。

“啊…好舒服……麻衣…醬”玲緒還沒發現我站在門口。可是,她脫口而出的,毫無疑問的就是我的名字。

我想,在事情變得尷尬前我偷偷的離開,是最好的辦法。可是,就在我想轉頭的瞬間,我們兩人的視綫對上了。

“啊…不是的,麻衣醬。這是…”她滿臉通紅,尷尬地想解釋。

過了一陣子,我們倆坐在保健室的床上,一話不説。我們的頭各望著另一個方向,大腦潛意識的想避開對方的目光。在這窄小的保健室裏就衹有我們兩人。我心想:怎麽會變成這樣。如果幾分鐘前我跑了,對玲緒來説也太失禮了。尷尬的氣氛僵持了一陣子,我問到:

“玲緒,發燒…好了點嗎?”

“呃…嗯。”

“玲緒你…昨天該不會是把傘借給了我,然後自己一個人淋雨回家而著涼了?”

“…是…的。我家很靠近,淋一點雨沒關係。”

“那你説的另一把傘是…騙人的”

“嗯。如果我不那麽說,麻衣醬可能就不想借了”

“可是,爲什麽你不惜自己而爲了我那麽…”

“因…因爲我喜…喜歡…麻衣你啊”

窗簾被風吹起,外面的陽光照了進來。我感覺時間好像停住了。

被…被告白了。身爲女生的我被一個女生告白了。玲緒轉過頭來,用那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我也被她那時的表情迷住了。一個本來就很可愛的金髮小女生,用一個想被愛被保護的表情仰視著我。愣了一陣子,我也回應了她。

“嗯…我也喜歡麻衣醬。”

麻衣朝著我撲了過來,我也順勢地把她抱進了懷裏。

“麻衣醬…我可以叫你…姐姐大人嗎?”玲緒對我提出了要求。? ?※注:‘姐姐大人’是日文女同被動方對主動方的統稱。

“可以喔。我可愛的玲緒醬。”

“嗯…姐姐大人…喜…歡…”

“小玲緒醬,是個傲嬌呢”我回應玲緒。“平時冷酷的玲緒,也有那麽可愛的一面呢。”

玲緒擡頭望著我,那粉紅的櫻桃小嘴實在是讓人把持不住。我兩手扶著玲緒的頭,朝玲緒的嘴唇親了下去。暖暖的,柔柔的嘴唇,這就是親嘴的感覺…就這樣,我把我的初吻給了同為女性的玲緒。

把毫無抵抗的玲緒親了一番后,我把她拿嬌小玲瓏的身子攏在懷裏。像是還想繼續自慰的玲緒,把手夾在兩腿的股間開始緩慢地摩擦。玲緒把頭探向我的胸部,透過衣服聞著我的氣味。

“姐姐大人的味道…好香”

“真是的…玲緒醬就那麽好色”

我把玲緒從背後抱住,用左手抓著她的胸,右手抓住她的小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陰部。像是被操縱的牽綫人偶一樣,我在幫玲緒自摸。本已粉紅的玲緒的臉變得更加通紅了。

“啊,麻衣醬…哪裏不…行”被自己以外的手摸自己的私處,玲緒稍微地反抗。

“嗯?哪裏不行呀?”我調戲著玲緒。

“小…小穴”玲緒小聲地説。

“小穴怎麽了?”

“小穴…不……別…摸”嘴裏輕聲嚷著的玲緒,私處已經濕的一塌糊塗了。

“嘴巴這麽説,身體卻很誠實嘛。”“玲緒醬都已經那麽濕了。”

漸漸不反抗的玲緒,也開始被我摸得有感覺了。

“………”玲緒緊閉著自己的嘴巴。

“不用忍著也可以哦。想叫就叫出來聲音來吧,這裏沒有人會聽到的。”

“嗯……啊…”

“玲緒醬的叫聲好可愛呀”

“…啊…啊…”

“玲緒的小胸,柔柔的真可愛”我輕輕地摸著玲緒的胸部,用手指捏緊她的已經變硬的乳頭。“紛紛的乳頭也很可愛喔,很適合玲緒那麽嬌小的身體呢”

“…啊…被…姐姐大人弄得…好…酥糊…”玲緒含糊不清地説著。

“那麽可愛的乳頭,就讓我嘗嘗看吧”我用嘴巴含著玲緒的乳頭,並用舌頭開始舔了起來。

“…嗯…啊…”

“玲緒的這裏,變得好濕了啊”我繼續摸著玲緒的私處。

“那是因爲…胸部很…敏感…”玲緒說到。

“原來如此。玲緒的弱點是乳頭啊。”我含著一丁點惡意地説著。“那麽,這裏呢?”

我把已被愛液弄濕的手指頭,在玲緒的陰蒂上開始激烈地摸了起來。

“…啊…哪裏…不…”

“…嗯…玲緒,好可愛呀。”

“…啊…不…行……”

我無視玲緒的聲音,把手指的速度加快。玲緒的呻吟變得更加急促了。

“…啊…要…要去了…要…”

玲緒緊閉這嘴和雙眼,強忍著不發出聲音。然而她下面的嘴巴,卻噴出了好多黏黏的液體。玲緒就這麽被我弄得高潮了。

我們倆躺在床上。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事,還真是糟糕啊。兩個女中學生在女校的保健室,穿著校服在做那檔事。萬幸沒有被人發現,不然這事兒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不過對我而言,我和玲緒以後就是戀人關係了,這才是最重要的啊。

之後我回到課時繼續上課,玲緒則留在保健室,她的發燒也很快就好了。之後,我們常常都待在一起。午休時間一起在食堂進食,放課后一起留在課時溫習功課。我們也時常牽著手,再怎麽説在女校女生牽手都是很正常的。有時則在校內公園的長凳上,互相喂對方自己的便當。

周末,玲緒邀我到她家玩。她是一個人住的,父母都到國外出差,留下玲緒孤零零的一個人在家。到了她家,迎我而來的是玲緒一個熱情的擁抱。

“哇啊,姐姐大人。抱抱。”

“怎麽了玲緒,我們才一天沒見而已。”

“可是,人家就是想念姐姐大人的味道嘛。”

“好好。我們進去再説。”

玲緒的家,雖然不是特別豪華的別墅,不過確實也比我家大很多啊。聽她説她是個混血兒所以有著一頭漂亮的金髮,我也早就估計她是半個千金少女所以並沒有特別驚訝。

“你們那麽大的家沒有請傭人嗎?”

“沒有呢,衹是每星期會有個打掃工人來清理。不過今天就衹有我們喔。”

玲緒的房間,有著少女房間特有的香味。我們倆躺在床上先靜一靜。這裏衹有我們倆,和天花板的風扇的聲音。我們躺在床上對望著。玲緒開口說:

“我想…對麻衣姐姐大人做色色的事…”玲緒主動地說。“這次輪到我讓姐姐大人舒服了”

“…嗯”我們也不多說,各把自己的衣著都脫了。

“姐姐大人的胸部,比想象的還要大呢。”

“你…都在想我的胸部幹什麽…”光著身子的我,也開始感到有點害羞。橫著手腕遮住自己的乳頭。

“這次姐姐大人的胸,就讓我摸個夠吧。”説完,玲緒就把我推倒在床上。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胸部就被玲緒兩手抓住了。玲緒將我壓制在床上,並朝著我的胸又摸又舔。

“這就是姐姐大人奶子的味道…摸起來好柔軟。”説完,玲緒將我勃起的乳頭含入嘴裏。“姐姐大人的乳頭,變的更結實了呢…”

“啊…玲緒…醬”説著,我的私處也濕了起來。

“姐姐大人的小穴,流出了好多蜜汁”説著,玲緒將頭朝我的私處貼了上去。

“不行…哪裏很髒”

“不會喔。姐姐大人的身體是純淨無瑕的。”玲緒將舌尖伸進了我的蜜穴。

“呀…啊……”我感覺到玲緒舌頭的蠕動,和她那溫暖的氣息。我的手已不受控制,抓住自己的胸部和陰蒂開始用力的揉了起來。

“嗯…姐姐大人的味道,好美味。”

“被玲緒醬弄得…要…去…”説著,我被玲緒的舌頭弄高潮了。潮吹的液體噴在她的臉上。

我們倆躺在床上,喘著氣但卻彼此帶著笑容的對望。

“玲緒醬已經很濕了吧。”我説到。“我也想嘗嘗玲緒醬的味道。”“怎樣,還能行嗎?”

“嗯!”玲緒輕快的答應。

我和玲緒側躺在床上,雙腳夾著對方的頭形成69姿勢。我對著玲緒的蜜穴添了起來。

“玲緒醬的小穴,外邊柔滑的好漂亮…”

“姐姐大人的才是,裏面粉紅的也很可愛…”

“啊…玲緒醬的味道。”

“…哈……嗯…”

“…唔…喔…”

我們各舔著對方的私處。彼此體會著舔和被舔的快感。

“玲緒醬的小豆豆…”我含著玲緒的陰蒂添了起來。

“啊啊…!”被嚇著的玲緒,過後也不甘示弱地舔著我的陰蒂。

我們都沈溺在被舔的快感中,但也不忘讓對方舒服,直到把對方都弄高潮爲止。

還沒想完事的我,想和玲緒體驗不同的玩法。

“對了玲緒醬,我們結合吧。”

“哈?”

我讓玲緒坐在床中間把腳張開。然後自己也一樣,把雙腿像剪刀一樣的夾著玲緒的私處。我們的蜜穴緊貼在一起。這便是所謂的‘磨豆腐’。

“這樣我們就能結合在一起了…”我說到。

“能和姐姐大人結合我好…幸福。”

兩個蜜穴的蜜汁滲透在一起,我們開始活動臀部讓蜜穴摩擦起來。

“好…好舒服…”我開始呻吟。“感覺好像和玲緒醬合在一起了。”

“…啊…我在和姐姐大人體驗著一樣的快感…”

摩擦將夾在蜜穴間的空氣擠出,我們的私處就好像處於真空般的吸在一起。勃起的陰蒂也時而互相碰撞。

“嗯啊…不停的摩擦好像快要…麻掉了。”

“我好像又要高潮…了,我們一起去吧…玲緒醬。”

我們倆一手支撐這身體,另一隻手將對方的手五指緊扣在一起。

“…姐姐大人要…永遠和我在一起喔…”

“嗯…玲緒醬…”

就這樣,我和玲緒一起達到了高潮。

已經累垮的兩人,躺在床上就這麽睡著了。那是我們倆永遠也忘不了的第一個夜晚。

那便是我和玲緒相遇的故事。我們決定以後不管走到哪裏,也都會一直是兩人在一起。

玲緒和我的關係突飛猛進,想必無人知曉。不過,我們並沒有想隱藏的意思。被其他人發現,也是遲早的事。對我們來説真正重要的,也衹有我們倆的二人世界而已。